音樂總監 呂紹嘉

音樂總監

呂紹嘉

平實 內省 清澄

訪問整理/吳家恆

NSO在音樂總監呂紹嘉帶領下,走過外鑠奔放的30 樂季。在新的樂季,則安排了莫札特最後三首交響曲做為首發,展開沉澱內觀的新歷程。厚積薄發,處處見功力。呂紹嘉總監如何在曲目規劃上,拿捏動靜互濟的分寸?

問:NSO的30歲在英雄的光輝中結束,您如何規劃在「英雄之後」的NSO新樂季?

其實,我致力的就是提供給愛樂者多元豐富、精緻高值的節目,這個目標,每 年都一樣,只是方向與重點不同。三十週年是個注重對外宣揚,走向國際的樂 季,曲目安排自然是偏向「外顯」的英雄系列。而我認為,在「外顯」之後, 生命的真諦是回歸「平實,內省,清澄」。

在古典音樂史上(尤其是交響樂),「德奧」傳統是所有音樂人的滋養,也是 圭臬,數百年來,大師輩出所累積出來的資產,是古典音樂的主體,也是我們 必需持續探索與不斷精煉的大江大海。然而,身為非德奧人,我常常對這「權 力中心」之外的世界更感興趣。我想瞭解:那些「非主流」背景出身的傑出作 曲家,他們如何面對、反應這強大、無法越過的「權力中心」?是模仿、或搖擺、或認同、或依附、或傳承、或漠視、或反動?⋯⋯他們如何奮力在艱困的環境中,在受過嚴格「德奧」傳統訓練之後,找到自己語彙,掙得一片天,成一家之言?探討這過程、結果,對身在今天亞洲的我們,應有不少的啟發。

循此思路,本樂季除了強調巴爾托克、西貝流士、普羅科菲夫的作品(包括一 些首次在臺灣演出的傑作)外,我們也安排多首北歐、東歐、俄羅斯、法國及 西班牙作曲家的作品。與此主題連結,我們也將演出多首臺灣作曲家以原住民 題材為主題的新創作。

在當代音樂方面,除了原住民題材的台灣新作之外,我們還會演奏李俊緯的新 作,楊聰賢、日本作曲家細川俊夫、美國約翰.亞當斯的作品,及與京劇結合 的《快雪時晴》等。

當然,三位近代交響曲的代表人物─馬勒(第二、七號),布魯克納(第九 號),蕭斯塔科維契(第一、十一號)─是現代大樂團演奏實力的試金石, 他們的作品都不會缺席。

特別一提的是,這個樂季的NSO也「非常華格納」,因為在一個樂季的頭尾, 分別演出兩大樂劇作品《女武神》、《帕西法爾》(第二、三幕),這對一個主要演奏交響樂的樂團來說,是個重要而難得的歷練。

另一個有趣的主題是電影音樂。在不算長的電影發展史中,音樂與影像的主客地位如何消長?多少古典音樂出現在電影裏?大家能想像荀貝格及斯特拉溫斯基本來也想在好萊塢發展嗎?普羅科菲夫的電影音樂如何強勢主導影像?歐洲交響樂傳統如何因納粹對猶太人之迫害而傳到好萊塢,甚至影響到約翰.威廉斯?這些問題在這一季的NSO 音樂會中,都可以聽到蛛絲馬跡。

問:不邀獨奏名家助陣,不以氣勢磅礡懾人,而以素雅的莫札特最後三首交響曲作為開季,我想很多人一定也會感到好奇:為什麼?

這個安排呼應前面提到的「內省」、「清澄」的內涵。莫札特是所有音樂人不時必須「回歸」的泉源,尤其是在演奏很多大堆頭音樂之後,面對他的作品就像照鏡子一樣,其清澈智慧之美,是檢視自己的一股清泉、一帖良藥。因此,NSO不只以莫札特開季,他也會是我們這個樂季演奏最多的作曲家。

三首晚期交響曲同場呈現,是我一直想做的事,而在「外顯」的30週年慶結束後,沒有比開季音樂會更恰當的時刻。而我也有信心,我們的聽眾,已能不需靠獨奏明星的吸引,會純粹為了聽NSO而來。

問:您在這個樂季安排了馬勒第七號交響曲,至此,您指揮NSO 完成了馬勒 全套交響曲的演出。對您來說,這是一趟什麼樣的旅程?您在這趟旅程中,馬 勒的面貌是始終如一,還是有所改變?您本來就打算演出這個cycle 嗎?您如 何決定演出的順序?

與NSO完成全套馬勒,並非我的刻意計劃,而是自然發展出來的結果。經過 這些年來與世界各樂團的合作,我已經指揮過所有的馬勒交響曲(包括他的連 篇歌曲),有的已經演了很多次(最多的是第九號)。之所以選擇第七,就只是因為NSO 已經頗久沒演這一首了。

我認為,馬勒交響曲是任何一個有企圖心的樂團每年都該演練的,因為它的博 大精深,具體而微,逼著團員、指揮時時挑戰自己,處處超越自己。透過每一 次演出,必然經歷新一層的體驗,而NSO經過多年的馬勒洗禮,已經相當熟悉並能掌握其音樂的精神。對我個人而言,隨著年歲與經驗漸增,在一次一次的演練中,我愈來愈在這龐大的世界裏,從開始的被細節、片刻感動,到欣賞它長篇大論、獨特的非線性敘述及百味雜陳、尖酸譏諷、美醜並陳的「真實」感,瞭解到如何站在高處、中間,知道何時去主導、何時去引領、何時只是凝 視著樂團穿梭在這個瞬息萬變、詭譎魔幻的馬勒世界。

這是個奇妙無比的旅程,而我也知道,第七號不會是終點,因為這旅程只會更 豐富,更精彩。

問:可否請談談將在新樂季與NSO合作的客席音樂家?您對於與他們的合作 有什麼樣的預期?

NSO每年都邀請了許多傑出客席音樂家,他們帶來的創意及激盪,也是樂團不 可或缺的養分,因此我很注重邀請在世界各地活躍,不同背景,不同年齡層的一流音樂家來與NSO合作,務必讓團員與聽眾在每一場音樂會得到不同的刺激與感動。

因為每位客席音樂家都是一時之選,且其中不少已是大家熟悉的人物,為免掛 一漏萬,我在此僅特別一提幾位第一次與NSO合作的音樂家:芬蘭的歐斯莫. 凡斯卡,奧地利的漢斯.葛拉夫,德國的準.馬寇爾,都是成名已久的指揮大 師、美國的多利安.威爾森是活躍歐洲的中生代傑出指揮、英國的凱列.瑪克.契瓊是新一代令人矚目的新星指揮,他們都將帶來令人期待的拿手曲目。 在獨奏(唱)家方面:波蘭鋼琴家皮奧特.安德索夫斯基將帶來巴爾托克第三號協奏曲、亞美尼亞女高音雅思米克.格里哥利安將演唱柴科夫斯基歌劇《尤金.奧乃金》裏著名的寫信場景、英國鋼琴家麥可.羅爾演奏貝多芬第四號協奏曲,來自法國的年輕小提琴家馬克.布許柯夫演奏斯特拉溫斯基的協奏曲。

無論是老朋友,新面孔,我深切期待的是:每場音樂會,都是NSO與指揮、 獨奏(唱)相互激盪後所開創出來充滿新鮮活力、深刻感人,又各自不同的音 樂風景。

原文刊載於NSO2017/18樂季手冊

呂紹嘉

「呂紹嘉是表達音樂意境之大師,也是一位才華卓絕的指揮。」 《南德意志報》

出身臺灣,為享譽國際樂壇的旅歐名指揮家。自鋼琴啟蒙,後隨陳秋盛研習指揮,繼而赴美印第安那大學及維也納國立音樂院深造。在贏得法國貝桑頌、義大利佩卓地和荷蘭孔德拉辛三大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後,展開了他在歐洲的指揮生涯。

旅居德國期間先後擔任柏林喜歌劇院首席駐團指揮(1995-1998)、德國柯布倫茲市立歌劇院音樂總監(1998-2001)、德國國家萊茵愛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(1998-2004)、德國漢諾威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(2001-2006),並於2004年5月獲文化部長頒贈象徵該省文化最高榮譽的Peter Cornelius獎章。

在歌劇的領域中,曾於英國國家歌劇院、布魯塞爾皇家歌劇院、雪梨歌劇院、德國司徒加特、柏林德意志、漢堡、法蘭克福歌劇院客席登臺指揮。歌劇外,呂紹嘉在交響樂指揮的表現也同樣耀眼。近年來合作的主要交響樂團有:柏林、西南德、中德、巴伐利亞廣播、法國國家、里昂、杜魯士、史特拉斯堡、維也納廣播、英國利物浦愛樂、奧斯陸愛樂、貝爾根愛樂、赫爾辛基愛樂、瑞典廣播、挪威廣播、哥特堡、羅馬聖西西里亞、及荷蘭皇家音樂大會堂管絃樂團等。在亞洲,與香港管弦樂團、NHK、新日本愛樂、首爾愛樂、韓國KBS及北京、上海等地的代表性樂團合作演出。

自2010 年8 月起接任NSO 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。